【第21单】嘉金六题

单主:25号墙

单主的话:

  送给大家的见面礼>///<(如果觉得有突兀的地方那大概是因为之前打算写十题,然后改成八题,最后只写了六题_(:зゝ∠)_)
  写的狗屁不通。如果给大家带来了不好的阅读体验请多包涵(˘̩̩̩ε˘̩ƪ)
  最后也请大家努力产粮投稿壮大嘉金墙哦(´▽`ʃƪ)

 

1.挑衅
  “喂,虫子。”正在练习元力技能的金听见有什么人在喊话。正要抬头看时,却看见那人已经来到自己身边了。
  “你的技能很不错嘛。也难怪格瑞会那么看重你。不过,还是一个渣渣。”也不知他的目的,倒像是专门来观察金的。
  但说出来的话有似乎是偶尔路过便随口说几句嘲讽的话。
  尽管用的是不屑的语气,金还是在那人一双金色的眸中看到了自己——虽然因为自己一头与其瞳色相似的金发,倒影有些模糊。
但他的眼里,能盛下我的身影。
  那可是大赛第一呢。金莫名有些自豪。
  “渣渣!你竟敢在我面前走神!”嘉德罗斯像是被金激怒,却迟迟不见他抬手攻击这个在他看来随手就能捏死的虫子。
    “其实嘉德罗斯你也不是那么讨厌我嘛。”金“嘿嘿”地笑着,澄澈的眼中藏着得意。
   “虽然你老是骂我,渣渣啊,虫子啊什么的,但还是觉得我很厉害吧?否则你怎么会和我说话呢?”
   “否则,你的眼里,为什么会有我呢?”
2.服装
  金抓了抓脖子上那条齐腿的围巾,发现还是完全无法习惯这种穿法。
  “喂,嘉德罗斯,难道你从来没有觉得这条围巾碍事吗?”金很疑惑。像嘉德罗斯这样的约架狂魔为什么会裹这么多麻烦的衣物?
   “啰嗦的虫子,谁允许你穿着我的衣服四处走动。立刻把我的衣服还给我。”嘉德罗斯嫌弃地摆正了头顶的帽子,拉扯着黑色的短裤。金的衣服对他而言,太冷了些。
  金拖着长了一截的裤子向前走,嘴上依然不停反驳“要不是系统出了故障,突然打乱了参赛者的衣服,我才不想穿这么麻烦的……”话音未落,裤子终于还是绊倒了他。
   几乎是金摔倒的同时,嘉德罗斯便有了扶人的准备,却不知想到什么,任由金扑倒在地,这才慢腾腾走到金跟前。
  但嘲讽的话才到嘴边,嘉德罗斯就因为眼前的风景愣住了。
  金摸着脑袋坐起,自顾自地碎碎念。原本就大了一圈的上衣滑下来,让嘉德罗斯很轻易就能看到围巾与上衣间的肌肤。
  意料之中的白皙。却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茧。这是常年背负重物留下的痕迹,也是底层奴隶才会有的印记。
  这是一颗不知名星球上的奴隶。金身上的痕迹这样提醒着嘉德罗斯。
  但当这个有着卑微身份的少年抬起头来,与嘉德罗斯对视着,他又透过那双天空一般的眼睛,看到了一个明亮的,高尚的灵魂。
  嘉德罗斯拉低帽檐。
  其实我的衣服穿在这渣渣身上,也不是件坏事。他想。
3.亲吻
   一开始谁先主动靠近已经分不清楚,注意到时两人的唇间还有一指距离。
  看着对方黄宝石般的眼睛,金觉得自己脑子开始转不过弯了。
  我一定是被嘉德罗斯吹傻了才会想去亲他。金这样想。事实上他也的确这样做了。他小心翼翼地碰了碰近在咫尺的唇,心满意足的看到那双总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光彩的黄宝石闪过诧异的神色,变得鲜活起来。
  嘉德罗斯,嚣张与强大的代名词。但他的嘴唇却意外柔软,让金产生了这大赛第一将愿意任他摆布的错觉。
  当然他毕竟是不敢的,于是有了退却的念头。
  不成想嘉德罗斯反应了过来,竟然欺身而上,占据了主动地位。他不容拒绝地揽住金的肩膀,毫无章法但热情地啃咬着金,似乎还带着点报复的意味,这当然称不上温柔,金却觉察到嘉德罗斯的期待,和激动。
  原来他也是我一样的心情。我的心情……是什么样子呢?
  想不出什么所以然,金只觉得此时此刻的两人像是终于打破了某种默契的隐瞒,向另一种默契走去。
  于是他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灵魂交给对方的眼,青涩地回应。
  第一次的亲吻总是甜蜜得让人难以忘怀。两个少年小心翼翼地欣喜着,心里开出了花。
4.吃醋
  "渣渣。"夕阳西下时分,嘉德罗斯在湖边发现了那个他朝思夜想的人的踪迹。才不是什么朝思夜想,只是被那人的技能吸引。嘉德罗斯矫正着自己的想法。
  他走上前去,发现金半蹲在岸边望着湖水,呆愣着也不知有人靠近。
  "噗通——"一颗石子被砸进水里,成功唤回金的思绪。
"啊!嘉德罗斯!"见来人是嘉德罗斯,金很高兴,扑进他的怀里。嘉德罗斯有点别扭地回抱住他,问到:"你刚刚在想什么?"嘉德罗斯不可避免地直视金的眼睛。湛蓝色的瞳孔澄澈得不可思议,广袤如不炽热的晴空,绚烂如不深邃的星河。而现在这双眼睛,正正好,装下一个自己。
  "啊。"金想了想,似乎是思绪飘得太远,一时之间找不回来了。"我在想啊,湖水大概都没有格瑞的心平静,偶尔还会掀起波澜。格瑞的心在我看来是最难懂的东西了呢。还有。。。"
  金的话说到一半,嘉德罗斯便突然松了手。失去倚靠的金猝不及防地摔在了地上。
  "好痛!"金摸了摸摔疼了的屁股,完全不知道嘉德罗斯为什么突然生气。现在最难懂的东西要多一个了。除了发小的心,还有超级自大狂的心。金悄悄想。
  嘉德罗斯也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这个渣渣想念发小而不开心。他只是觉得,这双眼睛因为仍然装着一片湖,所以,暗淡了些许。 
5.幻梦
金半蹲在湖边,觉得自己该想些什么,又实在没什么可想。他不知道那人为什么还没找过来,又实在不知道哪人应该是谁。他抬头,看见夕阳的余光像那天一样被倒进粼粼的湖水,如随风晃动的稻田一层一层随水面翻滚,偶尔反射到眼睛里会刺痛眼睛。
   但他呆愣着,即使泪腺不停分泌液体,仍目不转睛盯着闪烁着光彩的湖面。这湖水像那人,被倾倒进所有的阳光,所以温暖过了头。那人的瞳孔和金的头发同色,他的身影在那里总是模糊。但金又的确知道,那人的眼里,装得下自己。
   只这样想着,心里就开出了花。
 但那人是谁呢?金早已记不起了。但又觉得是个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想起的人。于是他想啊,想啊,想了很久。久到,他都无法确定,自己需要想起什么。
久到他做了一场梦,梦见自己想起了需要想起的东西,便追随那东西去了。
6.凹凸大赛
    "新生,毁灭,富饶,奴役。凡人皆有宿命。除非,你能赢得,凹凸大赛。"
    "凹凸大赛至今已经举办过很多届,每一次都非常成功。获胜者无一没有实现自己的愿望。"
  “除了那一届。”
  “无人生还的,那一届。”

评论
热度(26)

© 凹凸世界嘉金墙_炒饼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