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单】山有灵(三)

单主:姌朷

单主的话:

山有灵的金在性格上可能更多的偏旧设一点…或者说更像漫画金吧

顺便各位情人节快乐!

内容:(三)

金发的山神似乎愣了一下,然后刺刺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类渣渣啊…”

似乎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嘉德罗斯的笑声戛然而止。他伸出手,向虚空中抓了一把,金还没回过神来,就感到脖子被什么掐住,他脚下一轻,就被提到半空了。

“你,是在同情我们吗?”嘉德罗斯阴郁道。

“我…没…有…”金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神情痛苦的,暴怒的神越来越用力,让他有些喘不上气:“我…只是想道歉…唔…虽然我不能…代表…人类…但是…我觉得他们…做得太…过分了…人类…一直…欠你们…”

“啪”的一声,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捂着喉咙,不停地干咳着,但是眼睛却在没有离开山神,里面没有恐惧,没有怨恨,只有坦然。

嘉德罗斯没有说话,他很意外,实际上站在一旁的雷德和蒙德祖玛也很意外。多少次了,哪个人类不是听见他们的名号就跑,哪个人类不是屁滚尿流地跪地求饶,请求他们放过他。只有这个小子,一点也不怕他们,还理所应该地替人类道歉。甚至于,敢直视神。

“我不喜欢那些傻里傻气的工业建筑。”金在咳嗽,但他还是说了下去:“他们工厂的废气黑漆漆的,很难看,味道也不怎么好闻。”

“但是没办法,我不能阻止他们,我没能力也没权利。我家有四个人,爸爸妈妈姐姐还有我,姐姐去上了大学,我在上中学。学费很贵,而支撑着我们家的只有爸爸妈妈微薄的收入,而他们就是依靠这些工厂。还有很多人也是厌恶着,但不得不依靠这些乌七八糟的怪物,所以我没有勇气去指责他们…”

“对不起,他们根本不知道会对你们造成这么大的伤害。”金扬了扬脑袋,看见了山神眼中的错愕:“如果要杀,要抵债,那你就杀了我吧。”

嘉德罗斯看着地上这个弱小的渣渣,他的目光很坚定,皱了皱眉:“你就这么想死吗?你刚刚不是还怕得要命吗?你以为你这样说我们就会同情你?会原谅你?”

“我…”金垂下眼帘,盯着神脚下的一枚石子:“说实话,我怕死。你的手卡住我脖子的那一刻,我以为我要死了。我很害怕,我怕得发抖,脑子一片空白。但是你放开我了,我已经在鬼门关走过一回了。”

“我没想要取得你们的原谅,即使我根本没做过那样的事。就算不是山神,不是妖怪,换做人,也不能原谅有人做了这么过分的事吧。”

“我唯一不放心的…是我的爸爸妈妈姐姐,他们会难受得不行吧…”金想得很简单,是人欠了眼前这位神的债,那就要有人来还。

山下有好多友好的奶奶阿姨都是孤身一人,她们的在工厂打工养家的丈夫大多都死在了这座山上,有砍柴的,有开山采石的,也有操作机器建房子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每个奶奶阿姨都很难过,有的甚至膝下无子,就只能孤独终老。她们都对金很好,知道他们家支撑着难,有时候会拿着一点点的补贴买小零嘴,分给金吃。金记着她们的好,所以也为她们难过。

现在想来,都是嘉德罗斯他们杀的吧。可是金也无法责备他们什么,人已经剥削了自然多少了呢?数也数不清。不平息嘉德罗斯的怒火,山下的人也就永远会死在这,那些温和的阿姨奶奶们也就永远孤独,永远难过。他也是人,那他就来还吧。

这是他在被嘉德罗斯放开的一瞬想清楚的。

这不刚好了却了我的英雄梦吗?

是了,金梦想当一个英雄。

可在刚刚那一刻,金突然想到自己每天灰头土脸回家的爸爸妈妈,还有现在只能节假日才能回来的姐姐。如果他死了,他们会像阿姨奶奶们那么伤心吗?

…那该…多对不起啊…

山神没有说话,旁边两个侍从模样的妖怪也没说话,金也不说话,就这么和他们对视着。

夕阳已经开始坠落,金想起他是跟着学校出来郊游的,这个时间他们也快回去了…

“渣渣。”神不冷丁地开口,吓了金一跳。说得再如何花枝招展,心头再怎么安定,身体做出的也永远最诚实的反应。

他还在怕。

“嘁,滚吧。”山神挥了挥棍子,风形成的小漩涡刮在金的脸上。

“呃?”

“你听不懂吗?滚。”山神转过身,招呼了那两个妖怪,向着白桦林走去。

金还在发蒙。…是…得救了?

“滚回家去,不要再来锦山,也不要和别人说起我们,不然没人为你收尸。”

金望着山神一步步踏入白桦林,然后周围的空间似乎扭曲了一下,他们就不见了。

肮脏的小溪旁,又只剩金一个人了,哦,或者说,一直都只有他一个。

金从地上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进了白桦林。来时的小路又出现了,蜿蜒曲折的。出了林子,就是有着台阶的山道。他木然地向山下走去,直到他被这次学校郊游的带队老师一把抱住。

“吓死我了!你跑哪里去了?我不是说了你们要跟紧大部队不要乱跑吗?”老师看起来吓得不轻,脸都发白了。

“我啊…”金挠了挠头:“在小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给我看看!”

“没…没事啦老师。”

老师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拎着金就往回走。

不过所幸金只是膝盖擦破了点皮,并无大碍。老师这次松了口气,把金放回了大部队,然后下山回程。

山道旁好像总是堆着白色的东西,金仔细看才发现是白色的塑料袋,大概就是旅客留下的了。他盯着出了好半天的神,同班的紫堂幻推了他一把,才好像惊醒一样。

“金,你没事吧?”紫堂幻担忧道。

金回过神,像往常一样笑着说:“当然没事啊。”

“…那就好,走吧,快跟不上我们班了。”

“诶,好。”

墙的话:塑料袋?是伏笔吧ε=(´o`)


评论
热度(13)

© 凹凸世界嘉金墙_炒饼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