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

【第15单】哇啊辛苦了!那个原地爆炸的惩罚好可爱哈哈哈哈哈

嘉菳:

  金被一声巨响吓得惊醒过来。他醒来时看到的是一根黄黑相间的棍子,棍子离他的眼睛极近以至于他看得模模糊糊的。咦,有点眼熟?
  “哇啊!”金瞪着眼睛,指着棍子的主人有点磕磕巴巴地喊“嘉、嘉德罗斯?!你怎么在这里啊?!”
  嘉德罗斯几分钟前打开一个突然出现的被称作“大赛今日特别礼品”的盒子时看到的却是一个熟睡的渣渣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于是感到被捉弄的大赛第一本着一棍子下去什么都解决了的原则给他来了一招,但是就在快要击中这个渣渣的时候一股隐形的屏障阻挡了他的攻击,顺便也把这个渣渣给惊醒了。“我怎么会在这??!这里是哪里啊!格瑞!?紫堂?!凯莉?”金尝试呼唤他的队友但是这四周除了他和嘉德罗斯就空无一人,回应他的只有远处的回声和受惊的乌鸦扑棱翅膀的声音。嘉德罗斯十分烦躁,他没兴趣和这个家伙待着。醒来的渣渣一睁眼就开始嚷嚷,聒噪得让他后悔叫醒他了。他想直接离开但是不知怎么有阻力量在阻挡着他。他正欲施力挣脱束缚。但他们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块触屏版。一个机械的声音响起:参赛者们,你们好。凹凸大赛在今天为选手们准备了一份大礼,每位选手都会被分配一个号码牌,然后,系统会两两配对,组成一个双人队伍。当然,一切都是随机的。
   金哀嚎“啊——为什么是这家伙!”“给我闭嘴!”说着又是一棍子但是金贱兮兮地一闪腰就灵巧地避开了。“请参赛者将你们的分数牌相加,相加后的结果若是偶数,那么恭喜幸运的参赛者,号码小的那一方的积分可由号码较大的一方获取。这就是大赛为选手们准备的礼物了。若结果为奇数。 双人队伍必须完成系统分配的任务,由系统判定任务完成度。为了体现团队精神,任务期间双方不得互相伤害。闻言嘉德罗斯脸唰地沉下去。金拍了拍胸口吐出一口气。“原来是要做任务啊!”
系统机械的声音叮地一声响起:
  “参赛者金,你的号码为7”
  “参赛者嘉德罗斯,你的号码为8”
  “7+8……”金开始数手指“呃……”
  “……”嘉德罗斯突然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的望着金,心里突然泛起了一丝怜悯。看来不用他出手这个渣渣迟早有一天也会被自己蠢死。
  “15。”“噢噢!15!哇嘉德罗斯你好厉害啊!”金直直地望着嘉德罗斯,夸赞道。嘉德罗斯突然和一双亮晶晶的蓝眼睛对上了。他迅速移开了视线。视线对上那刻他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又有一种羽毛轻扫过的感觉。他还来不急想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他看到眼前有白色的东西飘过,他听到一声惊呼。
  “哇!下雪了!”嘉德罗斯看到金往前跑了几步,然后又回头看他。他试探似地招招手,冲站在他面前不远伫立不动的嘉德罗斯,招呼着,“我们找个地方躲躲吧!”“谁跟你个渣渣一样需要躲?”嘉德罗斯嘲讽道,“哇你是想打架吗?!别以为我怕你啊!!”这尊大佛还是有所行动了,只是他正巧不喜欢这个天气而已,而且这些白色的东西看着很碍眼,让他想起了他在培养皿中百般无赖地盯着那些白衣服的虫子忙得团团转的时候——无聊。
‌他走了几步就超过了他前头的“礼物”,现在领头的是他了。金在背后被他围巾甩了一脸,左右躲避都不行,这围巾似乎是自带追踪的,专门往他脸上扇。他躲不了干脆直接走到嘉德罗斯旁边了。
  ‌“这个渣渣倒是不缺胆啊”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可以任他蹂躏的渣渣这对嘉德罗斯倒是感到有点新鲜。以前他身边的人不是在前就是在后,敢在他前面的他都一棍子扫干净了,别的什么老鼠虫子只能在他后面跟着。而且,这个渣渣居然对自己的名字毫无压力地喊来喊去,还真是个不怕死的家伙。
  ‌风越来越大了,金顶着刀刮似的风艰难地前行,内心疯狂地吐槽为什么和他组队的是嘉德罗斯这个自大狂,他无比想念格瑞紫堂和凯莉。金喜欢交朋友,但是多于嘉德罗斯他觉得绝对没有当朋友的可能性,说不定还会以“渣渣你配吗?”的理由嘲讽回来。‌他不喜欢现在的气氛,两人之间似有无边无际的沉默。
  ‌就在金内心用矢量箭头把嘉德罗斯揍得狗啃泥的时候,“慢死了。”一个带有金属质感的声音兀地在这份寂静中冒出来。‌“啊?……”金吓了一跳,金好没反应过来就被嘉德罗斯用棍子挑了起来,金条件反射地抓住了棍子,于是在嘉德罗斯的友情帮助下他体会到了什么叫生死时速。“我说慢死了你个渣渣!”金不愧是金,就算顶着狂风口鼻灌满了寒风也要纠正嘉德罗斯对他的称呼。“我——叫——金——!!!不是——渣啊啊啊啊啊啊啊‘dyjji’’’”hsksjsnhsjsks“@#¥%#%+•*!!!!!!”
  ‌“矢量冲击!”金气呼呼地冲嘉德罗斯扔了个箭头,嘉德罗斯没动。箭头被屏障挡住了。终端叮地一声响起“参赛者金和嘉德罗斯,你们的任务为:过这一天你们所在的星球的所规定的节日。”“咦?很简单嘛!”“是的,幸运的参赛者会被抽到简单的任务,但是任务若是在24小时内没有完成,参赛者将会原地爆炸。任务播报完毕。祝两位参赛者顺利通过。”
  ‌“原来还会爆炸啊,不过幸好我的运气总是不错~!”少年得意洋洋。
  ‌“……”好想打他。
  ‌“那个啥……嘉德罗斯,你们星球这天过什么节啊?”“没有。”“怎么会没有呢?!”“有我也不过。只有弱者才会过叫‘节’的东西。”“什么强者弱者的?!大家都可以过节的!”“既然你的星球没有的话那就过我的星球的节吧!”金站起来自信地拍了拍胸膛。
  ‌“首先要点个篝火!我们星球的人一整年都很辛苦,但是在今天会放两天假!好像是因为叫什么神诞节……?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反正这一天会放假就是了!然后大家就会点起火来,唱歌啊跳舞啊还会互动礼物什么的!大家都是送挖到的比较好玩的矿石啊什么的,我有一年送格瑞和我姐姐一人一条项链!那个是我自己偷偷磨的,姐姐还会给我们做了好吃的!每天都挖矿过苦日子但是到这一天就没什么了!”金一边忙一边嘻嘻哈哈的,嘴里说个不停。四处找木柴生火。嘉德罗斯靠在墙上就这么看他忙活,像只小蜜蜂,嘴巴真是不老实,干活还不耽误他讲话。少年越讲越上瘾,也不顾嘉德罗斯的白眼。金知道嘉德罗斯在听,虽然是被迫的。
  ‌等他们到达了山洞雪反而停了,外边的天渐渐暗淡,夜晚来临了。虫鸣和不知名的怪兽在黑暗深处嚎叫。明亮的火光在这片浓稠的黑暗中显得十分渺小,但是足以照亮这个小山洞。金和嘉德罗斯隔着火相对而坐“好了!嘉德罗斯!要和我跳舞吗?”金突然站起来提议。“不跳。”“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可是这是任务啊不完成我们会爆炸的啊!”少年急得跳脚,绕着嘉德罗斯打转,“按照我们星球的习惯,我们唱歌跳舞最后互送礼物就算结束了!你也想快点结束任务回去吧?”
    ‌嘉德罗斯打着不理他的算盘然后扭过头去。“嘉德罗斯!你该不会是不会跳吧?!啊哈哈原来大赛第一也有不会的东西啊!”“闭嘴渣渣!我有什么不会的!”嘉德罗斯捏住金的脸然后把脸颊的肉往中间挤,把他的嘴挤得都嘟出来了,说的话也口齿不清了起来。“哩可滴奏似糊灰!(你肯定就是不会!)”
    ‌“不就是跳舞么,渣渣。来啊”“来就来!谁怕你啊!”金想了想,以前他和姐姐一起跳过双人舞,双人舞要干什么来着?……噢好像要牵手,他下意识地握住了嘉德罗斯的手,但是下一刻立马被迅速地甩开了。“干什么呢渣渣!”嘉德罗斯感受到金手指的触碰的时候有一种触电似地麻了一下,这样的肢体接触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他是怎么做到这么随便就可以碰别人的?“跳舞啊……”“跳就跳牵什么手!?”“你怎么这也烦那也烦的……?!那这样吧!我们不牵手地跳好了!”金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双手举起做一个环抱的姿势,“嘉德罗斯你跟着我做啊!”“……”嘉德罗斯感到有口气闷在他心里,他现在内心感觉莫名地烦躁。他只想尽快搞定这个傻逼任务然后他的赤焰山。他勉强地举起手,然后金开始唱一种他不知名的歌,调子和音节都是他不熟悉的,但是很欢快。金似乎是回忆起了过去的时光,他的脸被火光照的热乎乎的,眼睛亮晶晶的,眼前的少年在此时焕发出惊人的生命力,然后他打着节拍,他转了个圈,嘉德罗斯也蹩脚地转了个圈,妈的真蠢。山洞里回荡这少年欢快地歌声和笑声,如果有人看到这个场景估计第一反应是怀疑自己有一双假眼,大赛第一怎么会和一个不知名的金毛小子在一起……瞎蹦。似乎还挺高兴的是怎么回事。
    嘉德罗斯感觉有点热,他撇了一眼那个渣渣,他都已经出汗了,鬓发和额头都濡湿了,他借着火光看到汗珠在他的脸上滑落,接下来是脖子,再下来一点,水珠在衣领里不见了。金跳得高兴,转了几个圈后一个回头哇地一声撞到了嘉德罗斯,所幸嘉德罗斯单手稳稳地接住了他。
   ‌可能是渣渣的眼睛里的光点让他晃了一下神,他的手被他抓住,然后他被渣渣带起来跳起了双人舞。嘉德罗斯时候回想起来确实觉得不可思议,他居然没有推开那个渣渣反而和渣渣手牵着手在山洞里,绕这篝火转着圈玩。
  “渣渣你踩我脚了!”“你也踩到了啊!你踩得比较痛!”金唱了一首又一首,情绪高涨,过瘾得很。“嘉德罗斯你也来唱呀!”该死的,他和这个渣渣离得很近,他可以非常清晰地听见他的呼吸声,他唱歌或是说话时喉咙细微的颤音,他脸上的细细的毛他都看得一清二楚,“够了别唱了难听死了!”嘉德罗斯用力地捏了捏金的手,然后金也恼怒了起来,回道“你那么凶干嘛?!两人手拉手推推搡搡,像是在角力。在吵吵嚷嚷中金看到山洞外面的天开始亮起来了,“!好像要天亮了唉?!”金把手松开了,两人的手心捂得出了汗,嘉德罗斯感受到了手中的温度快速地流失。他的手很快地恢复成原来的温度了。奇怪的感觉又出现在了他的心头。
‌“最后是互换礼物了!”金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块淡黄色的小石头,金用矢量箭头把石头戳了一个小洞,但是他没有绳子。于是他把自己兜帽衣领上的带子扯了下来当绳子用。“给你!”金笑嘻嘻地把它递给了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的,他的手的空中踌躇了一下接过了金的项链后,毅然地拉下围巾,然后甩在金的脸上“赏你了。渣渣。”
   ‌金拿着围巾长吁一口气,还没等他感叹完嘉德罗斯你人还是可以的嘛的时候,系统的机械声音突然响起“恭喜两位参赛者顺利完成任务,系统自动将作为礼物的参赛者遣送回原来所在地。”
‌金和嘉德罗斯相对而立,金站在洞口出,他后面的光微弱但又明亮,嘉德罗斯看着对方渐渐透明了起来,然后金趁着最后的几秒时喊了一下他的名字“嘉德罗斯!”嘉德罗斯看着他,手里还挂着金的项链。金露出一个笑脸,“再见啦!”他的身子越来越透明, 嘉德罗斯看到金的背后太阳正在升起,大片大片的草地被暖光照得亮得刺眼,鲜艳得让人心惊。金消失在了阳光中了。嘉德罗斯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他消失。他心里又涌现出了一股从所未有的奇怪的感觉。
‌   他走出黑暗的山洞然后躺在高处的草地上,开始晒太阳。今天是个好天气。
‌  不可思议,那个渣渣刚走他就开始想他了。那个渣渣叫什么来着,噢——叫……
   “金!”“啊紫堂?”“你怎么会突然出现了!?你昨晚去了哪了?”“嘿嘿等会儿再说……我先去睡觉”金打了个哈欠,进房间去了。紫堂隐隐约约地听见了金嘟囔什么。
  ‌ 嘉德罗斯悠闲地晒太阳,全身上下都暖融融的。可能是因为热乎乎的,安逸得很。他心里头突然涌上了一股
不知名的旋律,他不自觉地哼了出来,但是刚开口就被自己噎住了——这不是那个渣渣唱的吗?!拿起大罗神通棍就是一顿乱挥。仿佛这样就可以把他乱糟糟的心情捋顺。
  紫堂看着金进了卧室后就带着小斯巴达们出去训练了,“今天太阳好大啊。”他抬头看了看天。
“金刚刚‌说了什么来着?什么加?……什么撕……?”
   晴空万里,有两个少年在太阳下各自想着对方……
‌———————————————分割线—————————

为了让他们谈恋爱我真的很努力了😂😂😂……是给墙墙的投稿………… @凹凸世界嘉金墙_炒饼砖 

  
  
  

评论(2)
热度(40)
  1. 凹凸世界嘉金墙_炒饼砖Dolar 转载了此文字
    哇啊辛苦了!那个原地爆炸的惩罚好可爱哈哈哈哈哈

© 凹凸世界嘉金墙_炒饼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