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单】《蜉蝣》-第七章(完结)

单主:(匿名)
单主的话:《蜉蝣》第七章。
七是一个有魔力的数字,所以我将蜉蝣的生命定为七,也是在第七章完结的原因。这篇文不长,林林总总加起来也不过九千左右而已,有些细节还是没写到,不甚完整,求原谅qwq
给墙墙的建墙贺写完啦!希望墙墙别打我23333
咱们——有缘再见!♡
补充一句。
祝金小天使生日快乐!希望你们另一个世界幸福呀!!!
内容:
第七章

太阳缓缓地由天的那一端升起,从地平线下冒出个尖儿,天边染上一层浅橙色,白云遮遮掩掩着发红的脸颊,还不停地往朝阳的方向望去。是一天的开始了,在人类的观念中,日出总是意味着新生。

休息了整夜的鸟儿发出清脆的鸣叫,扑腾着翅膀飞向高处,整个世界都醒了过来,焕发出勃勃生机。

金慢慢地睁开双眼,有些无措地看看左右,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熟悉的嚣张的金色的身影,迟疑许久,才慢慢地将妖力探入自己身体,发现了那柔弱的新生命,还只是小小一团,肉眼无法见到的小家伙——噢,当然,蜉蝣诞生也不过是很小一点而已。

是这样啊,是这样的。

蜉蝣一朝一生死,来去匆匆碾作尘。

金轻轻捻起皮肤上点点尘土,放在眼前打量。谁会察觉,谁会想到,任嘉德罗斯那样桀骜自大又强得无边无际的家伙,最后的归宿也不过是沦为一抔黄土?

脚边的地面落着一枚浅金色的挂坠,红色的绳索被尘土覆盖,暗淡了颜色,金垂手将它拾起来,轻轻拂去那层薄灰色,才发现挂坠上歪歪扭扭地刻着大大的"金"字。

金几乎可以看到嘉德罗斯在暗地里偷偷刻下它时的严肃表情。嗯——那样的表情真不适合他。

金忍不住笑出声来,在右手小心翼翼地将妖力凝聚成尖尖的刻刀模样,拿起自己黑金色的吊坠,也刻下嘉德罗斯的名字。果不其然,毕竟没有经验,字也是歪歪扭扭的。

金吹去刻出的粉末,站起身来。忽地吹来一阵大风,金还来不及流露出慌张的神色,风就将地面的尘土卷起,呼呼地飞向了远方。

远方,远方,触及不到的远方。

"啊,连最后的也不剩了吗?"金喃喃自语,将手心的挂坠握得更紧,闭上眼睛,深吸口气,感觉眼周的温热慢慢褪去,才猛地睁开。

"渣渣,你会去看遍整个世界吗?"

嘉德罗斯这样问过他。而他最后说的是什么来着?

"会,如果我有那个命的话。"

他是这样说的。

如今剩余三天寿命,再加上孕育的加成,足足六天时间,几乎与一名普通的蜉蝣等同,他可以多走过很多地方,看见很多新的事物。

那就走吧。

他告诉自己。

太阳渐渐升起了,那片浅橘早已蜕变为烈红,照在身上,是灼热的温度。蜉蝣毕竟是生活在水边的,对这样的温度极不适应,就算修成人形有所缓解,也不甚欢喜,金从行囊里摸出一块深色斗篷,盖在身上,两枚挂坠一前一后挂上颈间,连同宛如阳光的金发,一起被斗篷遮掩。

金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轻声哼起随传承记忆而来的古老歌曲。

"我疑惑我命运中的羁绊,那是你吗?

"我不管有谁嘲弄我的执着可笑之至,

"你看看蜉蝣之名怎可与那凡人同论,

"但你需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

"比如蜉蝣是为爱而生的异类,以及,

"蜉蝣的心一生只会被一人灵魂充满。"

黑色的斗篷在身后翻起云墨,金穿过山川湖泊,登上一座又一座的高山。时间越少,他的笑容越是灿烂,他对每一个遇见的人讲述自己的故事,在倾听者问到"恋人的名字"时,他总会笑笑,将食指按在唇间。

"可别问,我会哭的。"

虽是这样说着,他的眼中已经掉落了晶莹的泪水。人类总说,没有人是天生的坚强,谁都需要不断的疼痛与失望,在将其踩在脚下后,才能真正的成长。最懦弱的人会选择将它藏起来,不去看,不去想,这样就不会痛了,然而在一不小心触碰到时,又会如刚受伤时一样,泪流满面。

金想,他究竟是属于哪一种呢?他分明不断将那人的故事说出来,可却依旧那么脆弱。

不过还好,他不需要那么多时间去消磨掉伤口,因为他本就没有多少时间。六天,对于世间其他任何一个种族来说,都是再短不过。

夕阳洒落橙金的光辉,将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金紧紧身上的斗篷,背着阳光一步一步登上高地。六天,他又回来了,回到这里,那人出生的这里,那人逝去的这里。

六天时间对这个世界而言,不过瞬息,这里没有丝毫的变化。大概是庆幸蜉蝣多生于夏日,能看见如此辉煌的景色,多么幸运,又多么不幸。

金坐在可以远眺的地方,远远看去,无数村舍升起袅袅炊烟,不需太近,都能隐约嗅到股饭香。金不需要进食,但他喜欢这种温馨的感觉,这种属于"家"的感觉,可惜,蜉蝣并没有真正血缘意义上的"家人"可供交流。

金呆坐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

"我走过了很多地方,看到了很多只是听说的美景,她们很美,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没有看到,真是太可惜了。"

"我回去了一趟,见了凯莉——我说过的,那个几乎从我拥有些许神智开始就呆在我身边的暗元素精灵——走之前跟她保证的把恋人带回去,结果没兑现呢,我只能让她看看我们的挂坠了。"

"我遇见了很多人,也和他们说过你的事,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选择了叹气,而什么都不说,我不懂,换做是你的话,一定能懂的吧?毕竟你那么聪明。"

"蜉蝣未化作粉末时的身体具有很强的功效,我之前都忘了这一点,之前好几次遇到了心怀不轨的家伙,幸好你在的时候有教我怎么运用妖力比较有效,不然可就糟了。"

"我现在看看手上这两个挂坠,还是觉得好丑啊,果然在下刀之前应该好好练几次再说的……不过算了,反正你的也很丑,就彼此彼此了!"

金顿了顿,双腿并拢用手环住,把脑袋搁在膝盖上,眼圈微微红了些。

"你瞧,没有你的这些天我也过得很好。我们的孩子我放在了那边那个最接近天空的地方,蜉蝣的生命力很强,绝对不会活不下来的。"

"我方向感太差了,有些地方去没去过都不记得,也不知道哪个方向能去哪里,可是我想回来的时候,根本没注意方向,乱走一通,居然也能走回来。难不成是你在给我引路?"

金向后倒去,躺在柔软的草地上,一眨不眨地看着不知何时已经彻底暗下来的天空,蓝黑色的世界充满未知的神秘,几颗星星点缀在天穹幕顶,闪烁着光芒,似孩童调皮眨着眼睛。他突然想起那人左脸天生的星形胎记,黑色的,就像浓墨,无论如何也晕不开。

金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几天没有喊他的名字了。

"嘉德……罗斯……"

他伸出手对着天空,自己也不知是要将什么抓住,或是挡住那抹星光,只是都已经不必要了,眼前的一切都糊成斑驳色块,温热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无声无息。

"……"

"嘉德罗斯,我想你了。"

金重新笑了起来,也是他最初阳光的模样。

和嘉德罗斯做了同样的选择呢。

=======

夜深了,拂来微风,带去满天尘埃。

—END—

墙的话:谢谢小天使!
刀…非常的…好吃。゚(゚´ω`゚)゚。

评论(5)
热度(11)

© 凹凸世界嘉金墙_炒饼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