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单】《蜉蝣》-第五章

单主:(匿名)

单主的话:估算了一下大概是七章左右完结w果然很短呢233333

爱喜欢我文字的你们!以及向和我问好的姌朷隔空打招呼!嗨——!给您打call呀!!

内容:

第五章


"渣渣。"


"嗯?"


"你会去看遍整个世界吗?"


金看了嘉德罗斯一眼,在心里踌躇许久,才小声开口:"那个,嘉德罗斯,我其实是蜉蝣……"


蜉蝣的短命世人皆知,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资格去看遍这个世界,这是他们付出的代价,也依旧甘之如饴。


可金突然有些怨了,如果他不是蜉蝣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可以和其他人、妖一样,和自己所爱的人一起走遍山河大川,目睹朝夕变幻,吟咏南北西东,上至天穹,下入深海,共享这世间的一切美景?


可他是蜉蝣,永远也不会有这一切。


金与嘉德罗斯交握的手攥紧,垂下头来,不敢与嘉德罗斯对视。他的生命只有七天,如今已经过去了多久?大概将近三天。时光已经流逝近半,纵使再怎么用力伸手去抓,入手也只有空空细沙,零零落下,越是用力,它便落得越快。


金突然知道了,为什么每一只为了爱情和子嗣拥抱死亡的蜉蝣,都将在死亡前后悔于自己的身份,而他们的伴侣,随之而去或是叛离爱情,无一例外。


叛离是未曾动心或是太过难耐,死亡是深入骨髓或是痛苦不堪。


蜉蝣将"爱情"刻入灵魂深处,终身恪行这样的准则,挣扎后悔偏偏都是用情太过的后果。巴不得一开始不要生作蜉蝣,不要沉入爱情的深渊。


还自以为是地笑着说——"我是在遵守万千年来的准则。"


唇上突然袭来一点温热,金猛然清醒,发现是嘉德罗斯伸手轻轻抚着他不知何时被自己咬出的伤口,那里渗出了点血,有点发疼。


"渣渣就是渣渣,哭什么哭。"嘉德罗斯用另一只手擦去金眼角的水渍,"是在怕死吗?这可不像一只蜉蝣。"


金摇摇头,没说话。只觉得自己简直是丢脸死了,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忍不住哭出来什么的……啊,似乎这么想总会好受些。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会吗?"嘉德罗斯这般追问。


金回忆起他的问题,一个答案在唇边辗转许久,才低低吟出:"会,如果我有那个命的话。"


"那就趁还活着的时间尽自己所能。"嘉德罗斯猛地拉起金,往前加速,金差点被带得摔一跤,很快也调整过来,奔跑在嘉德罗斯身旁。


"嘉德罗斯!"金看看已经进了一片没有人的区域,于是放声大喊,"等我死了,你会再喜欢上其他人吗?"


嘉德罗斯那边安静了好一会儿,才传来嘉德罗斯的回答:"你希望呢?"


"我希望……"金停下脚步,转头用他明亮的眸子注视嘉德罗斯,"我希望会有,虽然这样对你来说会很残忍吧,但是,我不希望你死掉。"


嘉德罗斯伸手拍拍金的脑袋:"命短的家伙总有任性的资本。"


他附过身来,含住金的嘴唇,轻轻厮磨,舌尖随着金的迎合探索那除他之外再无旁人触及的领地。


"那就让我任性一回吧。"金这样想着。


在我剩下的一半生命中,嘉德罗斯,你只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绝对。


—tbc—

墙的话:好像要开始发刀了/快跑😨


评论
热度(16)

© 凹凸世界嘉金墙_炒饼砖 | Powered by LOFTER